《国家宝藏》真的做到文博类节目的极致了吗?


参考消息网1月12日报道  2017年年末,中央电视台综艺频道《国家宝藏》节目像一股“清流”般出现在中国综艺市场上,在电视圈、文博业界以及视频网站上引起广泛讨论。《国家宝藏》于2017年12月3日首播,将纪录片和综艺两种创作手法融合应用,节目官方介绍写道:“文化的内核、综艺的外壳、纪录的气质,创造一种全新的表达”。

节目每期介绍的文物有两段故事:在“前世传奇”中,影视明星变身历史人物,“基于史实合理虚构”,让时代洪流中文物的坎坷命运登上舞台。在“今生故事”中,以博物馆长、发掘人、艺术家,乃至运动员为代表的名人讲述文物的独特现实意义。

明星演绎是节目始终保持高关注度的法宝。张国立担任的1号讲解员给节目定下靠谱基调,李晨、王凯、梁家辉、王刚、段奕宏、刘涛等担任国宝守护人,则带来活泼气息。


合并图片:宁静饰演武则天,梁家辉饰演司马光

谈影响力,要看跟谁比

一个节目的影响力可以从两方面进行比对,数据上援引收视率,案例上则可比对同类型节目。

2016年和2017年,是主旋律综艺文化节目的起势之年。前有《中国诗词大会》、《朗读者》、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、后有《见字如面》、《国家宝藏》,皆以新颖的节目形式呼应公众对文化自觉、正能量的集体需求,由此引发大量网络关注。但是,互联网社交媒体上曝光率高、讨论多,不代表节目真的火。

《国家宝藏》虽然由明星站台,但是在大综艺的范围内,它显然无法以同样打明星牌、名人牌的综艺“千年老大”《快乐大本营》,乃至《奇葩说》、《演员的诞生》为收视率对标。

同样值得注意的是,尽管前述节目已成公认的综艺经典,长期以来的收视率造假已成电视业顽疾,给许多基于数据的讨论蒙上阴影。同时也不难发现,制作精良的节目,如《国宝档案》、《博物馆奇妙夜》并没有获得已有用户范围之外的关注。


合并图片:前两年收视造假报道频现(图片来自人民网)

《国家宝藏》在文博节目娱乐化方面进行大胆尝试,堪称形式创新的标杆,但它昭示的并不是娱乐需求多么大,而是年轻观众对文化内容仍有渴求。

相对以往严肃的文博类节目走精耕细作观众群的“小众”路线,《国家宝藏》在哔哩哔哩网站的播放量一开始便大到惊人——单集30万起,其中不乏大量明星粉丝、以及本就能接受历史文物类话题的外围观众。

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、塞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副馆长宋向光也是这档节目的关注者,他告诉参考文化,后者指向的依然是全国范围内具备相当历史知识储备的人群。

因此可以说,《国家宝藏》这档以“明星+文物“历史再创造为鲜明特色的节目,对比的是其他老牌电视频道的文博类内容,例如央视纪录片频道、英国广播公司,以及探索频道的纪录片。

两种目光同时审视

与此同时,用国内综艺节目的运作规律包裹严肃文博内容,导致节目落入“同时接受专业、业余目光审视”的尴尬境地。“内行看门道、外行看热闹”,考虑到内行指代的是整个考古、历史、博物馆界的研究者和发现者,外行眼中的“瑕疵”则成为内行眼中不可原谅的错误。

12月17日晚播出的第三期节目,河南博物院携妇好鸮尊、云纹铜禁、贾湖骨笛三件国宝现身。贾湖骨笛的“今生故事”由音乐家萧兴华介绍:1983年,尊博娱乐城,他在中国历史博物馆的小摊上发现了这支骨笛。

这只9000年前的骨笛,实际上由中国科技大学教授、全国考古学会理事张居中于1987年在河南舞阳县贾湖遗址发掘出土。张居中向参考文化介绍,当时他找到好友萧兴华鉴定其音乐功能。“我跟萧兴华有多年合作。作为此节目顾问团成员,在前期策划时多次向他们详细全面地介绍骨笛发掘和历史意义,但是播出后才发现‘今生故事’还是出现了事实错误。”

《国家宝藏》“前世传奇”部分同样剑走偏锋,比如对云纹铜禁采取了不同于史学界主流的解释;古代服饰研究者祁楠更是发科普长文吐槽“CCTV的服饰惨过古装剧!”更有学界人士叫屈:“人微言轻,影响力太小,一旦错误传播出去,几辈子也解释不过来。”

考古从业者普遍认为,既然节目定位为用文物说历史,就要基于史实。张居中直言:“呈现事实和形式创新没有矛盾。”他希望媒体在创新的同时,不要忽视其中的问题,并应借此改良流程和机制。“文物是历史的载体,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。恰恰因为电视对外界的话语权,很多学者都会对文博类节目尽力相助,所以应尊重考古工作者的发现。”

但是外界判断的出发点则不同。《国家宝藏》一改人们对两年来综艺抄袭风的印象,以干货和舞台效果满足了大多数人对职业精神、大国叙事的需求。从微博评论可看出,即便行家指出错误,绝大部分观众认为这并不影响情感共鸣,错误可以原谅。

何况,普通观众也并非一味叫好,许多人戏称节目为央视版《演员的诞生》。每一期节目播出前,官微会放出历史人物“定妆照”。不要小看普通观众对演技的挑剔度。当选择青涩的“流量小花”来演绎我国著名历史英雄花木兰时,不仅网友一片吐槽“这集我就跳过吧……”,粉丝们集体护主的架势,更让观众只敢打出三个问号来表示不满。

《国家宝藏》讨论热度空前,其最大好处是让专注于严肃内容生产的文博专题片、纪录片类节目受到相当刺激,继而引发主创思考如何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尽可能的娱乐人——做出如《蓝色星球》那样备受专业人士赞赏,寓教于乐,同时具备全球影响力的项目。2018年开年,央视纪录片频道史无前例地推出了一系列“卖萌”互联网文案,推广他们的重头节目《如果国宝会说话》,即为一种有趣的对照。


电视节目《如果国宝会说话》宣传图

《如果国宝会说话》第一季便有25集,但每个文物的介绍只有五分钟,短平快却不失深度和趣味。从时间上看可能并非对《国家宝藏》的直接反击,但其以同样的创新优势吸引了大量年轻网民的关注。

你见或者不见,我就在那里

如果博物馆会说话,它可能要对节目观众唱出扎西拉姆·多多的诗句:“你见,或者不见我,我就在那里,不悲不喜。”

据报道,《国家宝藏》是在2017年3月博物馆遴选事宜确定后才得以全面推进。“央视综艺”微博曾发布题为“《国家宝藏》顾问团寄语”的预告片花,里面反复提到了一句话:“让我们走进博物馆,走进历史”。

栏目组通过遴选9个博物馆提供的90件文物,从中挑选了既有突出历史价值、又容易进行剧本再创造的27件。敲定文物后,再邀请较合适的明星为“国宝守护人”。有不少网友称竟不知家乡有如此丰富的馆藏,将来一定拜访。

“九大博物馆”馆长坐镇舞台,进行点评,群众对此喜闻乐见,不少人表示“文物终于活了。”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周星对参考文化说,“《国家宝藏》之所以成为一个现象级产品,最重要在于其激活年轻人的心、激活文物价值、激活电视机构探索自身独特的创作本领。”


九名博物馆馆长坐镇《国家宝藏》

节目充分激发27件文物的文化内涵,没有他们,相当一部分年轻人可能错失重新认识博物馆的机会。但是,“博物馆对明星文物的打造持审慎态度。以避免人们扎堆涌向热门藏品。” 宋向光对参考文化说。

宋向光认为博物馆和媒体效果只是偶尔交叉的同路人。“我始终关注网上对节目的反馈,现在看来,请明星围绕单个文物进行表演,观众评价最多的确实还是演技。所以,对博物馆呈现历史的独特功能,长期来看基本不会有影响。”

而针对 “让文物焕发活力”的说法,宋向光表示,这是大众认识里长期存在的一个偏差。故宫博物院的梁金生也不止一次向媒体表示,文物在他心中有持久的生命力。

“真正通过文物走进历史,需要通过同时代内不同地点出土物件之间的关系,特别是其差异,来了解影响和特点。博物馆的文物不是死的,它本身的形状、功能就在默默诉说。” 宋向光认为空间感是博物馆最大的优势——当人们步行其中,一个个去看的时候,就能感受到这种“关系”的存在,了解历史演变,感受文化脉络。

网络视觉时代的局限似乎让博物馆难以突围。但是综艺节目在多大程度上能帮助博物馆进入人们的生活?宋向光进一步向参考文化分享了他的看法:“实际上,进入人们生活也不是现代博物馆存在的目的。”他觉得博物馆自始至终的作用依然是提升公众素养,而非迎合。

《国家宝藏》从文博领域吸取知识和资源来提升综艺节目品质,它在跨界方面做到了极致。但是长久以来的媒体生态是否会导致同质化节目扎堆出现,进一步说,究竟“基于事实的合理虚构”进行创新是否本就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?这涉及到制作方,专业资源、市场和观众取向的多重考量。(文/赵一尘)

上一篇:记录村里变化 临沂一位老校长四封信感谢第一书      下一篇:没有了